沐熙堇媛

[政轲/秦时明月]江湖夜雨十年灯①

#玉玦桃花番外
#HE或开放式结局
#涉及CP政轲、星明、卫聂
#OOC预警

(一)
草长莺飞,已是春日光景。
芃芃是今年新进宫做事的,虽是新来的,但聪慧机敏对宫中的规章制度也早已谙熟于心,颇得管教宫人的赏识,才给了她闲暇的时间得以让她在宫中闲逛。只是这次情况意外,咸阳宫本来就大,各宫各院又交错复杂,走着走着她便不知自己走到什么地方去了,直到看见鸿鹄院的匾额,她才恍然自己竟已走到咸阳宫的边缘之地。心中泛起寒意,这个地方没有陛下的特许,旁人不得在周边走动。她已犯了宫规,心下一惊,她环顾左右一人也无,只想匆忙离去。
然而破风的剑破声引起了她的注意,毕竟是十几岁的小姑娘,纵使再怎么早熟聪颖,也有极大的好奇心。想着周边无人,她便大胆起来,从鸿鹄院侧面开着的小门往里望去。
偏僻的庭院中隐约可见一青年,看不清面相,手握三尺青峰上下翻飞,纵使庭院清冷,却为青年剑舞更添一番幽静意味。剑破虚空,身法灵动,动作潇洒自如,一探一转宛若在空中挥毫,而剑是他身体的一部分,带着主人独特的气势,有着动人心魄的魅力。后宫禁止除禁军外的男子入内,但青年举止并不像是在此值守,更像是这庭院的主人。在后宫中着实令人奇怪。
这个庭院近期才修建起来的,并不算大,但巧在幽静。庭院周围种植数棵桃树,正是早春,桃树上仅有浅粉色花苞,婷婷立在深褐色的枝丫上。相比后宫其他院落的曲径水榭,庭院正中仅留着一个宽阔的平台,向西有一个八角亭,每一角上都坠这一个青铜风铃,风吹过便有叮铃的声音;向东则零零散散的立着几个梅花桩1正对着侧门。芃芃能清楚地每个梅花桩都是白玉石雕刻,精致异常,玉石上刻着的花鸟栩栩如生似是楚国巧匠所刻,极其难得,连宫中最受宠的胡美人也只得了一个相似刻工的玉璧,就这种雕刻工艺,一个石柱怕便耗尽楚国巧匠的功力,更别提这立着的十几个白玉石柱了。但总归这种摆设在后宫中显得单调粗放了许多,让人好奇这庭院的主人,至简又至尊。
当然了,这个好奇并不仅仅是芃芃自己独有的。就连那称作宫中百事通的老宫人也不知道庭院里住的是哪位美人,只是听说仅来了两年的时间,便独得秦王恩宠。倒不是仅是秦王有多经常留宿在鸿鹄院,只是那禁止宫人靠近的命令,竟是将美人独独隔离在纷乱的后宫之外,可谓是保护有加。
就这么想着,她看见青年挥剑刺向虚空,身体顺着剑势一跃而起,宛若仙人御风而行,竟纵身越过梅花桩,又在空中挽了个剑花,脚尖点过桃花枝丫竟携剑直直向她刺过来。芃芃腿一软坐在地上,竟被一种惊人的气势压制得动弹不得。“这辈子就这么完了么”的念头还没过完,她便看着那寒光从她颈边擦过。
青年落地无声,在她面前站定,掀起嘴角,看向她身后似笑非笑:“就是一个小姑娘,你们没必要这么紧张吧。”
她猛然回头,才见一位黑衣劲装的少年立在她身后,喉间被青年的剑锋所指,缓缓将立在她后背心窝的匕首收回去,“王上的命令,奴才不得不遵从,先生周围的可疑人物必须清除。”
“可疑?有什么可疑的,不就是个孩子,看着打扮怕是别的宫里迷路到这里的,”青年也收了剑,挑了挑眉,“我看她挺面善的,你们不要这么紧张好不好,对自己的心脏不好哦。”
“……”少年没说话,只是看了她一眼,沉如死水的目光却似一把利剑,“请姑娘出示宫牌。”
芃芃张了张嘴,却发现自己喉咙干的不成样子,只好强撑着自己站起来,转过身对着少年行礼,颤颤巍巍地开口:“回主子,奴家芃芃,华阳宫丽美人侍下。”声音竟然已经沙哑暗沉,递过自己的宫牌,才发现背后也已吓了一身冷汗。
“……”少年冷冷地打量了她一下,接过她的宫牌看了一眼还了回来,深深看了她一眼“你去吧,小心伺候先生,谨言慎行。”
“是。”她垂眼行礼,再抬眼却面前却再无一人,当真是来去无踪。
“这人就这个样子,冷冰冰的,无趣得紧,你随我进去坐坐吧,我好久没见到新面孔了,”青年拍了拍她的肩,自行转身往院内走,“待在这深宫里当真无趣,都没什么人陪我聊天,无聊死我了。”
他语气轻松,仿佛像小孩一样嘟囔抱怨着,让人不禁怀疑起他的身份。深宫独院的男子,又是那么来去自如,有着高深的武艺和一身的江湖之气。听他和少年对话的内容,还是王上重点关注的对象,他到底是什么人?
芃芃转过身,不过几息,青年已离她几丈远。她看着这深宫中的青年轻盈的步伐,突然觉得他的脸和身形有些许眼熟,不过那是更沉重、更坚毅的脸庞。她深呼一口气,将刚才刀光剑影的恐惧和纷繁杂乱的疑问强压下去,跟着青年的背影踏进了鸿鹄院。

进了院内,青年领着她坐进了八角亭。亭子不大,仅容得下一张白玉石圆桌和四个石凳。两人对坐,芃芃才发现桌上摆了一副上好的车棋2棋盘,棋盘局势胜负未定,两方平分秋色。
“你别管这个,要喝点水吗,刚刚听你口干得很。”青年随手将棋盘扫在一边,拎起一旁的茶壶晃了晃,“我这里没有茶水,只有阿政过来才会吩咐下人烹茶,我是一点都不会,你不介意吧。”
芃芃摇了摇头,站起身从青年手中接过茶壶:“先生客气了,奴家怎要先生服侍,先生若是要喝茶,奴家马上去烹茶便是。”
谁知道这青年是什么人,竟然直呼王上名讳,芃芃心下忐忑,刚刚是自己失了分寸,看青年平易近人竟忘了他是这间鸿鹄院的主人。默默倒水,芃芃越发客气起来。
青年挠了挠自己的丸子头,干笑道:“你别先生先生的叫我,我听着怪别扭的,你叫我荆轲就好了。”
“什么!”芃芃一惊,手中的茶壶险些摔到地上,经由青年一说她才想起来那种奇异的熟悉感来自哪里。纵使她没亲眼见过当年咸阳大殿的血溅三尺的场景,也在未入宫前在本国的通缉榜上见过这人的面庞。荆轲,燕国第一刺客,两年前刺秦失败的事情名动六国。这人应早已作孤魂逝去,为何还活在人世,甚至还住在咸阳深宫!
幸好青年眼疾手快一把抄起茶壶才没使茶壶摔在地上碎成碎片:“你说说,怎么一提到我的名字你就这么大反应,是不是听说过我啊~”青年勾起贱兮兮的语调,扬了扬眉毛看她,“我就知道,本少侠我这么厉害,一定早已在江湖中名震一方。看见我这么一个大侠活生生矗在你面前是不是觉得很兴奋,很崇拜我?”
芃芃看他一脸状况外的表情,暗自稳了稳心神,回想起之前黑衣暗卫意味深长的“谨言慎行”,不由得小心起来:“奴家确实听过荆先生的威名,不过也是很早之前的事情了。”
她抬眼看着荆轲,这才不动声色细细打量起来面前这位青年。面容俊朗,有着一双琥珀色的眼睛,比画像上更加俊逸一些。粗看起来潇洒无赖的样子,但笑起来却十分具有感染力,让人感觉亲切极了。头发简单的梳了一个髻,用玄色的缎子绑了起来,更添得潇洒俊朗。
“确实,毕竟我在这里陪阿政都两年了,很久没有出入江湖了,”荆轲摆摆手,端起桌上的茶杯,神色廖远,“很少听到我的事情也很正常啦,毕竟我也不怎么出去。不过阿聂倒是有跟我讲过一些江湖事,但都远啦。”
他晃了晃茶杯,思绪仿佛飘远了似的,静默了一会儿,他将杯中白水一饮而尽:“都是我在问,你也讲讲你所知道的事情呀。我已经很久没有新面孔跟我聊天了,”他顿了顿,“宫里日常的事情就行,你别拘束。”向她眨了眨眼睛,荆轲提示道,“比如,你说你在哪里当值?”

*本节有轻微星明暗示
芃芃走的时候已然夕阳西下,她想若不是她说再不回去宫中的教习宫人该担心了,荆轲怕是要留她秉烛夜谈才甘心,最后不断嘱咐她没事的话可以过来跟他聊天“毕竟一个人真的很难磨啊,特别是阿聂也当值的时候”。两人说话的时候她便注意到这院内实际上是有宫人服侍的,只是她从未在宫人集会上看到这些面孔,后来她才知道这些都是宫中上了辈分的老前辈,原来伺候过王上的。不过这些宫人向来少言寡语,且年纪摆在那里,荆轲竟也不敢同她们玩笑,在她们面前俨然一副好宝宝的样子。就荆轲这性子,怕也会闷死在这庭院里。
“不过其实我自己也不讲究,她们也从未拿宫中的规矩约束过我,所以也只有阿政来的时候她们才派得上用场,”荆轲从宫人手中接过披风递给她,天凉了起来,她这才知道八角亭内檐里内嵌纱幔,天凉散下可以挡风,又添一份风雅“我是练武的,就这点风算什么,看你穿的单薄你披上吧。你接着说,你们主子诞下龙子后怎样了?”
“姑姑给您的,您就这样拿给我怎么好意思,”芃芃不敢接,只能拿眼神看向旁边的宫人,生怕自己唐突。
旁边的老宫人从荆轲手中截过披风直接给荆轲带上:“您还是穿好吧,待到真的受了凉,别说王上怪罪下来,就是到时候喝药,您可别叫苦不迭眼泪汪汪的哝。”待系好接扣,看荆轲裹暖和了,她才接着道,“您可别拿奴才们说笑,给王上听见了还以为奴才们伺候的不周到呢。至于芃芃姑娘,老奴我一会儿再去拿一身就是了。”说罢,她添了茶又转身去内屋。
“美人诞下龙子后王上十分喜爱,特取名为扶澈。九皇子也生的可爱,平日在玉漱宫中也古灵精怪的,幸好有护国法师星魂大人的看护,否则不知要闹出多少乱子呢。”眼见荆轲要去纠缠老前辈,芃芃赶紧转移话题,企图转移了荆轲的注意。
“哦?孩子不与其母亲住一起吗,不在华阳宫吗?”荆轲果然回过头,一脸好奇。
果然,在深宫中呆久了,大家的好奇心都是格外浓重啊,芃芃笑着解释道:“确实是这个样子的,但是王上格外喜欢九皇子,便给九皇子独辟了一个宫苑,由星魂大人作为伴读。”
“是这样啊,那还是,很宠爱这个孩子啊,”荆轲摸了摸脸,讪讪道,“我记得阿政最喜欢的扶苏也没有这个待遇的吧。”
“所以说很宠爱九皇子呢,可惜,九皇子离开华阳宫后,王上也很少来华阳宫了,”芃芃看着荆轲的反应,笑了起来,“荆先生你也别这种表情呀,你这幽静的小院子可是王上给你的独有的恩宠呢。”
即便荆轲没有明说,但在言语间透露出与王上的亲昵便可猜测两人间的关系。虽然在一开始确实有惊讶的成分,但是却也无可厚非。分桃断袖自古有之,纵使是王上怕也难敌这骨子里风与流云的潇洒,芃芃自己必须得承认,在荆轲对暗卫挑眉的那一瞬间,她确实有心动的感觉,觉得惊为天人,怕就是这一瞬。
果然,荆轲习惯性的摸了摸自己的鼻子又挠了挠头:“行啦,你别说了,说的我跟个女人似的。”耳尖有一点飘红,“我有什么表情,不存在的。”欲盖弥彰的意味。
芃芃但笑不语。
1梅花桩,原本是明朝之物,这里迁移一下。
2车棋,指的是象棋。

评论

热度(1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