沐熙堇媛

寸齿】换衣(sa)气味(jiao)梗

九泷啸:

马龙搞不清楚,为什么继科儿就是不愿意跟他一起洗澡。


马龙洗完澡,穿着短裤裸着上身,一边擦头发一边出来。


坐在床头看书的张继科目光幽幽一瞥。


马龙就乖乖坐在床头。任由张继科拿吹风机对着他头发一阵乱吹。


他老是把他的头发吹得乱七八糟的。马龙颇有些无奈的看了一眼张继科,后者眼神专注而深情,压根儿就没看见他的眼神。


马龙收回目光,嘴角上翘成一个好看的弧度,神色温柔。


迅速把马龙头发吹干,张继科立马拉窗帘,关灯,扯着马龙躺下,关灯。


一系列动作行云流水。


每次马龙都以为这只藏獒要开始发疯了,结果张继科只是抱着他脖子使劲蹭,偶尔还从喉咙里发出满足的哼哼声。


搞得马龙无语望天。


说好的帝国藏獒呢?这只奶狗是从哪儿蹦出来的!


搞得他下嘴如禽兽,不下嘴连禽兽都不如!


马龙只能一只手按着他脑袋,一只手搂着他,任由他蹭来蹭去。




第二天,训练。


许昕眯着眼睛凑过来,在马龙身上闻来闻去。马龙瞬间觉得后脖颈都炸毛,一巴掌糊许昕脑袋上。


“许大蟒你干什么呢!!闻来闻去跟个变态似的!!”


许昕却丝毫不介意的抱臂站在一边,摸着下巴啧啧称奇。


眼看着马龙又是一巴掌糊过来。许昕才幽幽说道。


“你身上全是科哥的味道。”


马龙一愣。


许·福尔摩斯·蟒摸着下巴说:“据我多日的观察,每天早上你身上必定全是继科儿的古龙水味道!”


马龙又是一愣。


在许大蟒还在叨叨叨的时候,马龙已经心思急转。想到某种可能,心里面猛然漏了一拍,目光发直,然后迅速捂脸扭头就跑。也不管许大蟒在后面一脸懵逼。


马龙白皙的脸,已经红透了。




下午,对练。


张继科刚打完一局,坐在椅子上抖着衣领扇风。


偏头看见马龙还在那儿打。


暗戳戳的眼睛一转。


伸手就去马龙包里面捣鼓。把里面折叠得整整齐齐的衣裤翻得一团糟,扯出短袖短裤迅速换上,然后一脸正经的把包合上。


换完衣服一身干爽的他,双臂交叠,大叉着腿继续帝国的藏獒既视感。


打完一局的马龙走过来准备换衣服。老远就看见门神一样的张继科。在走近一点,马龙就开始笑。


张继科也懵了。


平时他扯他的衣服穿,把包搞得一团乱,马龙只是一脸宠溺又无奈,趁人不注意揉揉他脑袋或者敲敲他额头。


结果今天那厮就那么站着瞅着他笑。


居高临下。一脸玩味。


张继科被笑得汗毛倒竖。拿起拍子落荒而逃。


在和马龙擦肩而过的时候。


他清楚的听见他低声说:“跑得了初一,跑得了十五么?”


吓得张继科一激灵,差点扑出去。





结束了一天的训练。队员们哀嚎着往宿舍走。永远睡不醒的藏獒此刻在球桌前磨磨蹭蹭,躲躲闪闪。


“嘿!”冷不防一个人猛的拍了一下张继科的肩膀。张继科翻身就是一巴掌。


捂着脑门的许大蟒泫然欲泣。


“科哥你干啥呢!”


“啊,是大蟒啊。吓死我了。我还以为是马龙呢。”


“龙队不就在你身后么。”大蟒歪头杀。


张继科瞬间感觉脊背发凉。


“大蟒你别唬人啊!小心老子明天把你打成秃驴!”张继科咬着后槽牙道。


有人从背后轻轻环住他,脑壳搁在他肩膀上。


“大蟒没唬你啊,继科儿。”


马龙笑眯眯的在张继科耳边轻声说。


“从刚才就看见你在这里磨磨蹭蹭。”


马龙咬了咬他的耳廓。


“在躲什么呢,嗯?”


张继科大脑瞬间空白。


许大蟒翻了一个天大的白眼。妈的老子是近视!不是瞎子!!


然后马龙就神态自然的把张继科拖走了。临走前还不忘嘱咐许昕关灯锁门。


许昕觉得这球队没法呆了。





俩人拉拉扯扯回了宿舍。


一关上门,张继科里面跳开八丈远一脸戒备。龙队只是把灯开了,靠着墙依然笑得肆无忌惮。


张继科就像个炸毛的狮子,越看马龙那张脸越恼火。


他不知道,其实在马龙眼里,他通红的脸,脖子,耳根——跟催情剂没什么区别。


张继科实在熬不住冲过去一把揪着马龙的衣领。


“你他妈有事说事!从今早上开始就这奇怪的眼神看我!你知不知道这样烦人!”


马龙一只手握住张继科的手腕,另一只手扯住他背心的衣服。


狠狠地把张继科摔在了床上。


欺身而上,膝盖压住他双腿,捉住他的手腕让他动弹不得。


“继科儿,”他笑意依旧,“你知道傲娇怎么写么?”


张继科懵了。


马龙腾出一只手,一边脱自己的衣服一边说:“你不就想在我身上沾你的味道么,有事儿直说啊,搞得这么复杂。”


马龙脱完了自己的衣服,手指轻轻摩挲着张继科的下巴。


“但是我搞不懂,你穿我衣服干嘛?”


“我只是嫌洗衣服麻烦!!”


马龙没忍住噗嗤一笑:“继科儿,你的洁癖呢?”


张继科一时语塞,偏过头不去看他:“被狗吃了。”


马龙趴在他身上笑,从胸膛里穿出愉悦的声音。


“撒娇就撒娇,要什么不好意思承认的。”


张继科还想挣扎一下,结果马龙在他发脖子边轻轻一嗅,他只觉得头皮瞬间炸开,发了疯的挣扎。马龙死死钳制住他,一口咬在他颈边。


张继科只觉得四肢越来越软,几乎化成了一汪水。咒骂声也慢慢软化成了闷哼声。


马龙这才松了口,俯视着张继科舔了舔唇角:“每次都不老实。”


“马龙。。有人。。许昕。。”


“放心,那厮要是敢进来,他活不过明天。”


不远处跟方博一起听墙角的许大蟒吓得狠狠一哆嗦。




马龙身上蒸腾出浓烈柔和的味道。


就像冬日正午的暖阳。


明亮又温柔,带着丝丝的凛冽。


把张继科带着古龙水味道的体温全部包裹。




一小时后。


马龙抱着昏昏欲睡的张继科。


张继科挣扎着想去洗澡,被马龙死死按住。


他皱着眉头,习惯性去蹭马龙的脖子。


马龙笑骂道:“你这个时候再撒娇,明天可就下不了床了啊。”


张继科低声咒骂,却伸手环住马龙的脊背。


马龙看着张继科,温柔得仿佛看着前世的恋人。




这只小狗仔,平时日天日地,拽得跟个二万五似的。结果到头来脸皮薄的没天理,只知道暗戳戳的把他染上他的气息,以此宣布主权。


自己又忍不住去穿他的衣服,让自己染上他的气息,然后偷偷脸红。


这种撒娇,对于马龙来说简直是暴击啊。



马龙手臂紧了紧。满足睡去。


张继科埋在他的胸膛。


耳边是他一声声沉稳有力的心跳。和绵长的呼吸声。


在他看不见的地方,他轻轻笑了。


真好。


【马龙,你是我的。】








评论

热度(550)

  1. 井井下阳关 转载了此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