沐熙堇媛

寸齿】沉(you)腰(che)梗

九泷啸:

不知道各位有没有注意到,马龙发球的时候,会习惯性沉腰。


反正,张继科是清楚得不能再清楚。甚至可以说是,深受其害。


特别是在某些时候,本来你帝国破坏龙就够折腾人了,你特么的还沉腰!!嫌大爷我还不够那啥是不是!!


每次完事后都给他说你这习惯不好,得改。一脸满足的小奶龙就说好好好,继科儿你说改就改。


结果,改个球!!!


然后,小奶龙就屈膝跪好,一脸乖巧。奶声奶气的解释:“继科儿啊,你也知道我打球那么多年了,发球都习惯了,也不是说改就能改的。我下次注意!一定注意!”


等张继科趴在床上哼哼,等于特赦之后,小奶龙立马扑上去抱着藏獒打滚。



结果后来,张继科腰伤越来越严重。


马龙宁愿花大量的时间去按摩治疗他的腰,也不愿再让他承受压力。


那段时间,马龙日子过得特别简单。


打球,查治疗资料,给张继科按摩,吃饭,睡觉。


连放假都不回家跟他都手办亲热了,泡在宿舍查资料。


张继科挣扎着想起床,被他勒令趴在床上不许动。张继科想嚷嚷老子只是腰伤不是瘫痪!


结果看见马龙满心满眼的疲惫和认真。只得乖乖趴着望着他的背影发呆。


“马龙。”


“嗯?”


“你过来。”张继科面无表情地往旁边挪了挪。


马龙扭头看着他笑,他闷声解释:“我无聊。”


马龙笑着把电脑搬了过去。靠着床头继续查资料。


张继科脑袋偏一边不去看他。然后暗戳戳的,挪一点,等几秒,又挪一点。


马龙憋着笑,简直拿这掩耳盗铃的小奶狗没辙。只能一脸正经的装瞎。


好不容易蹭到马龙大腿边,不动了。马龙晃晃腿,他才嘚瑟的把满是刺毛的脑袋搁在马龙腿上。


看着屏幕上密密麻麻的字,没一会张继科就昏昏欲睡。


马龙伸手,用手掌盖住张继科的眼睛。


“睡吧。我守着你。”


张继科笑,翻了个身,头朝里,把脑袋埋在马龙的衣服里。沉沉睡去。



皇天不负有心人。


在整个男队求爹爹告奶奶,烧香拜佛的半个月后,张继科又在队里开始生龙活虎了。


看见张继科重新出现在集合队伍的瞬间,男队上下几乎要喜极而泣了。


张继科一脸狐疑的扯过跟方博撞胸庆祝的许昕。


“大蟒,这是咋的了啊?我没觉得我队里声望那么高啊?”


“师兄啊!我的亲哥啊!!您这龙体可算是好了啊!!”


“卧槽许大蟒你好好说话!!别抱劳资大腿!!”


结果还没等许昕擦擦辛酸泪,方博那缺心眼的就开始叨叨叨。


“科哥啊,你是不知道。你这腰伤了大半个月,我们就被龙队折腾了大半个月。那破坏龙天天顶着一张欲求不满的脸,训练量那是加了又加!刘指乐得在旁边看戏!这大半月光瓜子就磕了半箱!我看他昨天在更衣室量体重!绝对又胖了!没跑!哎哎大蟒你扯我干啥!!我今天一定要把这事给科哥说明白!”


方博头也不回的拍掉许昕的手,“科哥啊,你别看龙队平时乖巧可爱,奶里奶气的!我给你说他切开里面黑爆了!那破坏龙蔫儿坏!你不要被他的外表迷惑了!!许大蟒你咋又扯我!”


方博一脸气愤的扭头瞪许昕。


结果扭头就看见笑得意味深长的刘国梁和马龙。还有一脸想死的许昕。


方博面如死灰。


我现在递退队申请还来得及么?


刘国梁一手搂着方博,一手搂着许昕边走边说,美名其曰谈论人生理想。


马龙走到张继科身边,歉意一笑:“继科儿你别听他们胡说。马上要出去比赛了,本就要加大训练量的。”


张继科点点头。说了句一会一起吃饭吧。就扭头做热身运动了。




下午对练。


这个下午,将成为所有男队成员的噩梦。


这一天,他们终于再次体会到被帝国藏獒统治的恐惧。


开始张继科还老老实实练,结果马龙被刘指叫出去见媒体了。


然后,张继科就开始搞事了。


他直接指着全队所有人说,你们每人一局,车轮战,打翻老子为止。


男队兄弟们整齐划一的表示,拒绝。


你当我们傻么!被龙队知道了我们还有活路么!


结果张继科幽幽说道,你们要是不跟我打我就去给马龙说你们跟我打车轮战了。看马龙信我还是信你们。


我了个擦!!全对上下感觉有千万只草泥马狂奔而过。


许大蟒最先咬牙表态,打就打!


方博表示,臣附议!


。。。。。。




离训练结束还有半个小时。


马龙才匆匆结束活动回到训练场。


然后他就看见张继科翘着腿坐在球桌前,许昕在后面捏肩,方博在旁边扇风。地上横七竖八躺着无数喘气的队员。


这是什么情况?小奶龙一脸懵逼。


许昕看见龙队来了,立马在张继科耳边叨叨叨。


这张大爷终于欠揍的嗯了一声。然后溜溜达达走到马龙身边。


“继科儿,这是咋回事啊?”


“啊,没事。下午大家跟我稍稍对练了一下。我看看他们加量后的成果。”张继科回头看了看一地狼藉,“也就那样吧。”


噗呲!一口老血飞溅!


张大爷,您想帮龙队澄清“队长给我们加量是我们太差而不是他心情不好”的事实,您直说啊!不用您在这里把我们实打实的打趴下好么!你说骨气?没有!在这帝国龙獒面前还要什么骨气!有命就不错了!!


张继科说服马龙给大家提前放了,马龙看这情况也打不下去。就大手一挥,带着张继科先走了。


终于送走这两尊杀神,许大蟒和方博几乎抱头痛哭。特别是方博,他觉得他今天能活下来简直是老天开眼。




回到宿舍。


马龙看着张继科,一脸复杂。


我没给他下药啊,这是怎么回事?


张继科进门后连灯都没开直接一个猛扑。把马龙扑得七荤八素。


伸手就开始撕马龙衣服。


“哎哎哎继科儿你干啥!!”马龙捏住衣领一脸卧槽。


张继科幽幽一瞥,跨坐在马龙身上就开始撕自己衣服。


马龙又是一脸卧槽。赶忙坐起来握住张继科的手。


“继科儿你怎么了?”马龙眼睛清澈得可怕。


张继科已经有些火气了。


“你闭嘴就行了。”张继科声音低哑。


“啊?继科儿。。唔。。”


张继科没有再给马龙叨叨叨的机会。双手扯过马龙的领子,保持着这个姿势狠狠吻了上去。


张继科的吻,一如既往的凶狠。仿佛要把人拆吃入腹。


马龙无奈一声叹,一手撑床一手扶住他的腰,主动开口让张继科风卷残云。


细腻的包容他的一切。


张继科松口喘气,马龙也没有乘人之危,只是意犹未尽的舔了舔下唇。


张继科感觉腾的一下烧起来了。


“好热。。”


张继科迅速扒光两个人。按着马龙缓缓坐了下去。


他低头一瞥,看见马龙一脸隐忍。嘿嘿一笑,学着他的样子用力沉腰。


马龙一声闷哼。


结果还没等张继科得意两秒,马龙猛的起身翻转,俩人瞬间互调位置。


“继科儿,沉腰不是你那样的。是这,样。”


马龙习惯性狠狠沉腰,张继科只觉得脑海里一片空白。然后意识越来越涣散。


他觉得以后都不能直视马龙发球时的沉腰了。




完事后马龙手法娴熟的按摩着张继科的腰。


把小奶狗伺候得舒舒服服。暂时原谅了他半小时前的六亲不认。


好一片温情时刻。


然后就听见门口窸窸窣窣的声音。


“大蟒,赶紧的这边。照完赶紧撤!”


“你确定他俩睡着了?”


“算算时间都快过去俩小时了。龙队肯定撑不了那么久!”


张继科把脸埋在马龙胸膛开始闷笑。


马龙一下一下按着张继科的腰,似笑非笑。


“博哥!要不别照了吧?我有不好的预感。。”


“怂个屁!妈的老子今天可是被他俩收拾惨了!相信我,龙队一碰见继科就化身奶龙宝宝!奶龙宝宝能坚持多久!半小时顶天了!”


说着,就听见了开门的声音。


“博哥!冷静啊!!!”


门刚打开,一个枕头准确无误的砸到方博面门。


“滚!”


帝国破坏龙喷出黑色的火焰。


我日啊。。。。


方博一瞬间真的好想死。


“啊啊不好意思打扰了!你们继续!继续!”方博忙不迭合上门。


许大蟒一脸我早知如此的表情。


方博悲痛了三秒后,眼珠子一转,压低了声音问:“大蟒,看清了么?”


“嘿嘿,当然。我可是戴了眼镜来的。”


“谁在上面?”


“龙队。”


死一般的沉默。


“不应该啊!!!”方博一声哀嚎。被许昕一把捂住嘴拖走了。


张继科终于忍不住了抱着被子笑得打滚。


马龙咬牙切齿。


俩缺心眼儿的,不知道宿舍隔音效果低么!!!在门口嘀嘀咕咕,放里面的人聋了还是蠢了!!


马龙看着笑得要背过气去的张继科气就不打一处来。


“体力不错啊,还笑得这么欢。”


“那是,老子足球不是白踢的。”


“哼。”一声冷笑。


张继科瞬间就觉得不对劲,下意识就要翻身下床。被早有准备的马龙一把拉回身下。


“正巧,我五岁开始练球体力也不错。”马龙笑得柔情似水,“那在来几次吧。”


“卧槽马龙冷静!马。。。”


张继科意识清醒的最后一秒,在心里面悲伤的承认:这奶龙切开可不是一般黑啊。。。



与此同时,马龙心里面阴暗的想:


【方博,明天球桌上老子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!!

评论

热度(506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