沐熙堇媛

JTK的外星生物学 (S/K,AOS,一发完)

太可爱啦❤️

Letters From L.A.:

1.有关于瓦肯精神链接的私设!
2.小大副的部分pov,潜在ooc
3.两个人都有些痴汉有点傻



JTK的外星生物学 in 221015

Spock/Kirk


Spock发觉他最近总是能闻到一些东西。

*

其实瓦肯人的嗅觉和地球人比起来并没有很大的区别,可能好那么一些。但要说是能在几十码开外便能识别出他人的气味,就太扯了。

所以Spock灵敏的嗅觉是有针对性的。或者说,是只有一个特定对象。

对象是企业号女士那年轻的舰长。

这得追溯到Khan的那会儿。Spock有着很好的记忆力,可他不是很乐意回想那件事。

但可以说的是,当他有些失控地揍烂那个强壮男人的下巴,然后十分不情愿地忍住干掉他的欲望,再几乎毫无知觉地提着他把他带给McCoy医生,看着医生抽了800cc的血液出来再拿着无菌管进入那个年轻舰长的监护室里的时候,他的意识似乎都不是在线的——他的意识处于一种漂浮状态,好像神经和细胞都被分解成了粒子在暗色里胡乱游走、胡乱碰撞,带着剧烈强大的震颤,脑内白噪音被放大了,然后反复回荡,空间在坍缩的同时还在向外延生,冥想系统完全损毁,五感错乱,到处是带着尖锐性疼痛的碎片,折射着那个地球男人眼睛里正在逝去的蓝色。

他当时本来就不稳定的大脑变得快要抵达极限。

时间在他的脑海里变成了一种固体,折磨着他,折磨着他的精神和肉体。他就处于这种精神环境正在崩溃的牢笼里,眼睛看着变得模糊的监护室大门,勉力忍受着时间流逝那缓慢的速度。

McCoy从病房里走了出来,像他脑内的重影一样缓慢踱步到他的面前,看着站的直直的、脸上没有什么表情的Spock,然后抬手指了指旁边的暗室。

“因为Jimmy……需要无菌……我猜你是……要看他的话……”对方嘴唇正在开合,他有些费力地辨识着医生的声音。

穿着白色工作服的中年男人露出有些颤抖的微笑。
“那个小混蛋的心脏又开始可劲得跳了,Spock。”


这就是了,一锤定音。

他走进暗室,浑身消毒,换上无菌的外衣,带起头罩。
然后靠近了那扇门,打开它,走进去,再稳稳地把从里它关上。

他抬着头站在这片空间里。

James T. Kirk躺在那里,被人妥善地整理过了衣物,脸上的灰烬和尘埃被擦拭得很干净,金色的头发带着一些暗暗的光芒,双眼闭着(正好遮住了那时里面曾藏着的无助、遗憾与害怕)。Spock发现他的意识空间正在缓慢地回笼。

耳边“嘀——嘀——嘀——”的声音规律而又平稳。

于是时间终于变得不再那么痛苦。

企业号的大副站得又靠近了一些,或者说是过于近了。愣愣地凑近那张他无法从中识别出生息的面庞,他睁着眼睛,从慢慢恢复的五感里,带着力气去注视那张脸,甚至想从他的皮肤之下看到那些冰冷的血液正在流动,正在回暖。
他看了很久——因为眼眶开始疼痛,开始想要流出泪水来缓解酸涩。

然后他缓缓地弯下身躯,松懈了肩膀,垂下头颅,将面颊轻轻靠近那个男人的脖颈。闭上眼睛,让自己的鼻梁和颧骨贴在那个人的肌肤上,企图感触到动脉处血液循环的声音、让那微弱的震动随着紧紧相接的皮肤传导进他的大脑。

大概就这一秒,色彩从意识层伸出迸发出来,所有无序的思维粒子开始在这个瞬间里重新组合修复互相依偎,碎裂的结构冷静地重新搭建。他的精神系统就这样被轻柔地抚慰了,变得完好如初,裂缝消失了,没有人会知道那里曾经出现过的混沌与慌乱。

他近乎发出了一声呜咽。

然后重新抬起头,稍稍退开,直起自己僵硬了的身子,垂着双眼,在静态的、带着永恒的错觉的画面里凝视着他的舰长。

然后又什么变得不一样了,Spock闻到了一股美好的却又那么熟悉的香味。
这是他之前从未闻到过的。
这味道很难形容,如果要用水果比喻的话,大概是桃子的味道,一种独一无二的桃子味。要用颜色的话,则是金色的,有些不平衡的味道。

这是James T. Kirk的味道。

*

Jim已经醒来一个多月了,身体恢复得很好,眼睛还是湛蓝湛蓝,笑容还是有着可爱的弧度。依然会愉快地和老骨头打着嘴炮,对着来看他的Uhura眉开眼笑,和Scotty搂做一团地吃着Cupcake偷偷送来的小点心,怂恿Sulu带着Chekov帮他从酒窖带点好酒,顺带安抚俄罗斯少年哭得泪眼汪汪的脸。

Spock则只要靠近他五十码以内,便能感受到那股香气。

此刻他的舰长现在正在他的面前啰啰嗦嗦,“Uhura说她和你和平分手了?她看上去很开心的样子,仿佛终于能甩掉你了Spocky,你真的如你看上去的那样那么靠谱吗,确定不是做了啥罪大恶极的事情毁掉了你们之前完美的男女关系吗?”

现在的他闻上去有些开心有些疑惑,整个味道里都带泛起了愉快但有些犹疑的金色。

Spock挑了挑眉毛,看着对方带着点调笑意味的眼神,“舰长,我和中尉在出于理智的考量后选择分开,我们都相信这是最合适的方式。”

“至于你做出的猜测都是不合逻辑的,我并非那种做出‘罪大恶极’事情的人,我们相信离开对方是给对方的尊重。她并非爱情意义上的喜爱着我,而我也另有喜爱着的人,Jim。我以为你是知道的。”

气味在下一秒泛起了苦味。并未当初病床上那种病了的苦味,而是一种压抑的苦味。连原本味道里的金色都暗了下去。

可是Jim却再次笑了起来,蓝色眼睛里闪着无法辨识的光芒,“噢?真的吗,太好啦,我也是刚刚才知道,我刚刚还担心你会不会因此伤心呢。需要我的帮忙吗?我可是全宇宙最有魅力的男人,绝对会成为你无法或缺的僚机,带你前往………………”

Spock凝视着他,听着他有些语无伦次地说着。

而那股苦味挥之不去,闷在他的鼻腔里。

*

时间久了,科学官也掌握了规律。

Jim心情好的时候,味道会比平常重一点、甜一点。在严肃的时候(比如在舰桥上指挥时)会变得带上一些冷清味,颜色也会变得深一些。在被McCoy追着扎针的时候会变得不稳定,桃子的香气会变得过于活跃而焦虑,一闪一闪的。而在偶尔值晚上的轮班时,味道会变得很细很绵长,平和而疲惫……

同时那股挥之不去的苦味却还是深深地留在了Spock的印象里。

他无法解释这股味道,因为每次Jim靠近他时都会带上一点点这个味道,当然还会无法抑制地泛着甜味。这种苦与甜相互交错的气息让他很迷茫,他为Jim会为看到他而变得开心这个想法感到幸福,可那股挥之不去的苦味却让他迷茫而担忧。

可是Jim看着他的时候总是带着微笑,整个人都像沐浴在金色里。

那股苦味从何而来。

*

事情发生的时候Spock正坐在操作台前检查前一轮班时船员做的数据记录,现在时间点是0115,不是什么特别清醒的节点,哪怕是他也稍微有一点疲惫。所以他整齐的刘海稍微有一点乱是情有可原的。

然后他闻到了一股熟悉的气味。

无法抑制的香气,带着让他迷失的美好质感,混着酒气和醉意。当然,还有那股格外明显的苦味,不稳定的,无法识别的苦涩的味道。

他转过头,他的舰长如他所料正有些恍惚地靠在旋转门前。

他有些无奈地皱着眉毛,“Jim,”示意他注意时间,“我想你现在应该寝室里休息才是正常的作息方式,现在并非的你的值班时间,而船舱内也并未发生任何意外事故。”
然后又缓缓补充道,“喝酒也并非一个好的选择,你的身体还在修复期间,我不想看到你再次变得虚弱。”他持续挑着眉毛,“我觉得你应该去睡觉。”对方只是慢慢地靠近了些,对他的劝告无动于衷。
“Jim——”他声音轻轻地对他喊道。

那股气味铺天盖地而来。

这太过了,Spock甚至不能很好地控制住自己撑在控制台上的双手,它们正在颤抖,倾倒在这股味道里,他对这股味道的占有欲差点席卷整个身体,他凭着瓦肯人的意志力生生地控制住了将那个小混蛋扯过来,狠狠勒进怀里的欲望。

“嘿,冷静,这点酒真的不算什么——”
“况且失眠更不算什么了,说到底这酒还在帮我入眠呢,我的大副。”
他靠的太近了,倚在椅子边,带着随意的笑容,认真地看进瓦肯人的眼睛。“你真厉害,我本来只想在门口看一下你在做什么的,呃……你居然一下子就察觉到了。”挤了挤眼睛,“呼…瓦肯人,厉害。”
“我——我现在灵感——好多想法——在脑子里都要爆炸啦,我想了好多——真的好多条该如何帮你追女朋友,你这么久都不行动——呃……我都要担心了,所以这是专门为英俊帅气的瓦肯科学官量身定制——”
等等,Spock突然有些明白了,
“Jim,你其实不用——”
然后金头发蓝眼睛的地球人傻笑着凑得更近,气息像一个温暖的大气层紧紧地裹住他,然后看着他有些乱的刘海,“那可不行——”一边伸出手晕晕地揉了上去——

这就是极限了。

高个子的科学官顺手一带,将有些醉酒的对方搂进自己的怀里,将那人有些冷的双手握紧。然后弯着腰,近乎狂热地——无法自控地——狠狠地将吻落在对方的嘴唇上,沾染着他醺人的酒气,没有节制地亲吻着那两片唇瓣,纵容自己埋在那片温热香气里。这仿佛就是他的归宿地了,他没有尽头不合逻辑的迷恋的最终旅程,他那闪着金光的支柱,他最纯粹理性的唯一依靠。

让气味包围他吧,这会让有种Jim和他互相成为对方一部分的美好幻觉。

他知道金发的年轻男人在他的怀里颤抖,所以他圈着的双臂并没有松开的打算。他知道他不仅尝到了酒味,还有泪水的味道——混杂在一起的泪水的味道。

或许过了很久。

他睁开眼睛,看着对方还有些湿润的蓝色双眼,然后叹息着再次低头,与他贴面相交,鼻梁靠在对方的脸颊上,放纵自己的与他的Jim呼吸交缠,近到水汽氤氲。

“我真的不需要,Jim。”

*

“所以你在看着我天天围着你转、还想着帮你泡妹子的傻样的时候内心是在无声地嘲笑我吗?你这个讨厌的外星佬。”

“我以为你知道的,舰长。何况我当时没有注意到你误会了我的意思。再者,你也并没有提过‘帮你泡妹子’之类的话题。”

“我怎么可能知道?!你明明说你喜欢别人的!!”

“我们每天相处的时间大于16个小时,Jim。同时还邀请你吃过那么多次晚餐,我以为我的意思是十分明确的。”

“你们瓦肯人就是……这么……谈恋爱的……吗……”

“否定的,我只是以为一段稳定关系的开头你会偏爱这种形式。况且这已经十分露骨了,我每天都会给你十至十五个亲吻,这难道还不算交往吗,Jim?”

“……”

“瓦肯的亲吻是通过手指完成的,你的外星生物学还是需要补习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况且我们早已有了初级精神伴侣链接,这个链接是在所谓‘两情相悦’的情况下才能建立的,所以我们能随时感应到对方的气味,这是通过动脉处的肌肤接触所达成的最基本的链接,也是外星生物学的基础知识。”

“所以这股有些烦人的猕猴桃味儿是从你身上的来的??我就说……我还以为Scotty往船舱里喷射了什么扫荡式的空气清新剂……哦哦哦……不不不不要这样,我不是说烦人——我只是说这味道总是让我有一些‘兴奋’,甜心……”

“……”

“还有,我们什么有过的‘动脉肌肤式接触’?恩?我怎么没注意到过。”

*

当然啦,那股奇怪的苦味(或许是酸味呢也说不定)自然是消失了。

*

某位医生:“什么鬼的苦味,明明是爱情的酸臭味。”

-Fin-


太久没写东西手好生……
本来是打算写个pwp,脑补了jtk有着甜蜜蜜的桃子气息。。结果莫名其妙就写成了这个

评论

热度(261)